被控攫匪家属上门求情‧受害父女:警方泄漏地址



被控攫匪家属上门求情‧受害父女:警方泄漏地址(柔佛‧新山23日讯)一对华裔父女早前共乘摩多上班途中遭摩多匪攫夺,匪徒当场被警方逮捕后被控上庭。他们申诉,嫌犯的家属事后突然找上门来,向他们求情,令他们感到相当讶异,不解对方怎幺会有他们的地址,后来听嫌犯家属说,地址是警方给的,令他们错愕及担忧,因为儘管嫌犯家属只是上门求情,但不晓得嫌犯日后会不会找上门来算账。这对华裔父女分别是杨有勤(58岁,建筑工人)和杨瑞雯(30岁,会计)。他们是于本月10日清晨6时30分骑摩多去新加坡工作,途经新山内环公路时,遭一名骑青色川崎摩多的巫裔骑士攫夺,因背包绊着彼此的摩多,造成双方摩多都翻覆在大道上。嫌犯家属要求事主原谅杨瑞雯说,事发时,刚好有数名开着摩多的便衣警察经过,当场逮捕涉案者。“嫌犯是看準我父亲放在摩多篮子的背包,一直跟在我们的摩多后面,直到时机成熟时就下手攫夺。"她指出,当时父亲的背包内只装着水壶、工作用品及报纸,但事件造成她的手脚擦伤,父亲则脸部、手脚及胸膛擦伤,两人分别休息了逾一週。她说,本月20日下午2时,一辆红色的客货车停在她位于新山武吉英达的住家前,车内的1男2女陆续下车,求见她的父亲,并表明是嫌犯的家属,令她感到很奇怪。她指出,当中的巫裔男子声称是嫌犯的表哥,另一名坐着轮椅的妇女则说是嫌犯的母亲。他们指嫌犯只是罗里司机,并不是一名攫夺匪,而且嫌犯的母亲患病在身,希望她及父亲能够原谅嫌犯。“当时我父亲不在家,所以我向对方说,有甚幺话就跟警方讲。他们在我家门外逗留不久,就说还会再来求见我父亲,然后便开车离去。"这对父女是于週二早上在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的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透露此事。出席者包括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柔佛州社青团团长陈泓宾及和行动党士姑来支部主席林锡泉。涉及执法员应接受调查巫程豪指出,根据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第6和第12条文,执法当局必须保护吹哨者的资料,如果发现吹哨者的资料外泄,有关的执法人员必须接受内部调查。他认为,如果这起事件真的是警方的失误,这将会造成受害者面对压力而不敢报案,间接性造成罪案增加,因此警方应该将泄漏资料的警务人员採取纪律处分,最严重的刑罚是面对开除处分,这样才能挽回民众对警方的信心。“如果此事无法处理妥善,恐怕会造成人民的恐慌,对警方再也没有信心。"他建议警方援引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第6和第12条文调查,必须保密投报者的资料,以保护投报者的安全。巫程豪当场也致电再努丁询问案件进展,可是再努丁未接听电话,只好转以发信息方式要求警方回覆。查案官否认泄漏地址杨瑞雯指出,嫌犯家属于本月20日来她家找她父亲不果而离开后,她曾致电询问查案官,为何嫌犯家属知晓她家的地址?查案官当时否认有给过地址别人,并发简讯给她,指若对方再次登门骚扰,可立即向警方通报。“可是,嫌犯家属隔天下午1时再次上门时,我母亲就问他们,为甚幺会有我们家的地址,那个自称是嫌犯表哥的男子说是警方给的,我们听了都很错愕。"“其实他们第一次上门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为何嫌犯的家属会知道我们住在哪里?如果嫌犯有意报复,我们的处境不是很危险吗?所以当天下午,我就针对此事向努沙再也警局报案。"杨瑞雯说,他们当时已向对方表示,嫌犯害他们逾10天无法上班,他们如何能够原谅嫌犯?对方只是要求我们原谅嫌犯,但没有要求他们撤销控状。杨瑞雯也说,当时对方一来到住家时,她立即通知警方,但警方25分钟后才赶至她家,而对方早已离去。“查案官说,嫌犯在本月17日已上庭面控后不认罪,目前已保释在外。"针对杨瑞雯的申诉,《》记者週三下午致电新山南区警区主任再努丁欲查问此事,不过电话接通后没人接电话,因此截至截稿时间,记者无法取得再努丁针对此事的回应。警方否认泄漏资料柔佛州社青团团长陈泓宾指出,他接获这项投诉后曾致电查案官了解详情,不过对方声称不知为何嫌犯家属会知晓伤者的地址。他说,当他询问警方是否应该保密投报者资料时,对方表示案件已交由法庭审理,伤者的资料为何会泄漏则无从知晓。他认为这起事件非常严重,“据我了解,类似事件之前也曾经发生,我要求警方调查,究竟受害者的资料是如何泄漏,又是由谁泄漏资料?还有,泄漏投报者的资料是否构成妨害司法公正?"他强调,警方必须採取行动严正看待,不能不了了之,因为这样可能会造成受害者今后不敢再向警方报案,担心嫌犯会找受害者的麻烦。陈泓宾指出,虽然此事还不知是否警方的失误所造成,但警方必须揪出害群之马,而他已经写信要求柔佛州总警长拿督莫达、新山南区警区主任再努丁和努沙再也警区主任诺哈欣,针对此事展开调查。‧2012.10.23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