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考试停摆生活,对孩子好吗?



为了考试停摆生活,对孩子好吗?
在考试前停止一切活动,可能让孩子养成不管责任所在、任意要求他人支援配合的自我中心,同时以为凡事都能用短跑冲刺来应付。

请人「包装」申请学校的送审资料,不只会造成误判,立孩子于尴尬之地,也是一种以善意强迫孩子作伪的教育,有失成人的责任。

考试也是生活的一环,不该被视为例外而停摆一切

我经常听到家长们为了孩子要月考而寸步不离地陪伴或监督,甚至全家总动员为孩子複习功课。孩子们平常活动太多,考试那一週的全面警备,更突显了前后生活的步调都脱离了应有的稳定。

家长为了孩子考试所做的生活调整,也许自己并未觉察到其中的不妥,如果小学就要为了月考停止所有的活动,国、高中又该怎幺办?也难怪我们身边有些孩子从医学院毕业后,为了考执照需要整整休息一年来準备,不但什幺事都不能做,全家还要无微不至、从早餐到宵夜,照顾着这些家中的宝贝,这是我们这一代未曾听闻的生活。

我自己在联考前一晚还是一样在饭后帮母亲洗碗,我的女儿也一样在各种考试前正常生活,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尽全力準备测验。所以,我想起洪兰老师在〈起居有时,养成正确的生活价值观〉这篇文章中曾提到的一段:

在我考大学时,父亲告诉我:“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亲暱生狎侮。)大脑不喜欢一直读同样的东西,同样的事情经历久了会生厌也会疲劳,不是只有身体。他特别跟我母亲商量,凡是要考联考的孩子,家事虽不能不做,但可以挑项目。所以他叫我挑扫院子、擦地板、擦榻榻米这种可以分段做的工作,没有联考压力的孩子则分配到洗碗、洗米这种有时间性的工作。

父亲这个建议真的很好,我国文读一读,站起来去扫院子,回去换历史读一读;觉得累了,又站起来擦地板,再换英文读一读。每换一门科目时,就用冷水洗一次脸,在没有提神剂的帮忙下,我果然考上了第一志愿。

我很想劝父母亲不要用功利的态度来面对考试,是因为看到了不好的结果。孩子不只因此以为考试前要停止一切,更以为凡事都能用短跑冲刺来应付。但是,小学生如果在考前紧密複习,他所倚赖的是否只是「强记」,这对学习来说是好的方法吗?

此外,孩子在学生阶段所面对的考试,成年后就转型成责任重大的工作或是特别困难的问题,在多数的情境中,我们都不能停止生活的其他事务只面对一种状况,所以,这种教育是否应从儿童时代就开始,以连接未来现实所需要的习惯?

我在老师的文字中,看到老师的父母亲有两点很值得大家学习的观念,一是对于「不能」的坚持,另一是对于「可以」的慈爱。父母因为要进行对孩子的「责任教育」,必须不短视近利、清楚地辨别哪些是「不能不做的事」;但父母也都疼爱孩子,对于身处压力的孩子,也要提供不影响责任而「可以」通融的选择,并为孩子说明其中的优点。

除了月考要全面戒备的家庭,我也遇过段考就要请假複习的国、高中生。考试的规模越大,请假时间就越长,以致后来也就会有要暂停一年考执照的医学生了。

我觉得,「全心全意」虽然是很好的心态,但这种状况指的是自己的专注度,而非不管责任所在、或任意要求他人支援配合的自我中心。

申请学校的準备,是孩子应该自我负责所完成的任务

关于考试的另一个问题,这几年台湾执行多元入学方案之后,有些家长开始请他们认为的专业人士帮忙孩子「包装」要送审的各项资料。

因为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新加坡美国学校就学时申请大学的,我对相关的程序与準备工作还算清楚。记得在十一年级时,辅导升学的老师会和家长见一次面,那次的见面中有一个档案是孩子截至谈话日为止已经累积的送审资料,例如:之前的成绩单、已经考过的必要测验(PSAT或SAT)、修了哪些普通课程和进阶课程,以及参与过哪些重要活动的记录;然后亲、师、生三方再针对接下来这一年还有哪些要準备的工作,逐一讨论。

这场会面让我觉得很有意义的是,我很了解任务的执行者是孩子自己,老师负责这一年的备询指导,而家长是持续的关心者。在往后的一年里,孩子自己在课业与活动的正常进行中,同步準备申请大学所需的一切工作,承担双重的任务使她们在那段时间迅速成长。她们的人生中第一次要同时周到地管理好多事,而这些事都攸关着自己的未来。

申请学校要送交的散文,是慢慢从草稿一次次重写而成的。这份工作在孩子做功课的间歇中成为另一种转换的脑力激荡,有时候她们唸一段给我听、问我一些想法,文章虽然谨慎地写了又写,但只给学校的老师看、并徵询意见,绝不可能请专人来写。但如今我却在台湾看到,有些父母觉得送交大学的文章非常重要,如果孩子写不好,岂不误了人生大事,所以他们希望让专业公司来代劳。在我看来,这真是大错特错的一项决定。

我之所以非常反对这种作法的原因有二:

一是,我觉得孩子应该去一个与他实力相当的学校,父母若请他人包装能力,反而会造成误判,立孩子于尴尬之地。二是,这样的代劳不只剥夺孩子为自己负责的权利,而且是一种以善意强迫孩子作伪的教育,有失成人的责任。

代办真是文件这种不诚实的行径,反而会害了孩子,他如果上了能力不足以因应的学校,学习起来会很痛苦,比甄试不上还更糟。因为他做假,老师会看不起他,他也看不起自己。


摘自《从收穫问耕耘,脚踏实地谈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